购买astrill的网页

《我还是亵渎了神明》臻观、栀栀小说

画壁百鬼骚动。

长舌鬼悄无声息出现在他身後,吐出猩红长舌,淌着晶亮水光,渐渐缠向他修长雪白的颈项。

我急忙揽住他的腰,扑到他身上。

红裙流苏被寒风吹着覆上雪色僧袍。

铃铛声动,被抱住的白衣僧人身形微滞。

「臻观师父,刚才好像有蛇从我脚下钻过」

目光移向他身後,长舌鬼被我脚下铃铛发出的微弱金光逼着连退几步,还好还好,我暗中松了口气,不经意嗅到他身上淡淡檀香味,我深吸了一口,很好闻,让人莫名心安的气息,头顶上突然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。「女施主,你看错了。」

擡眸一看,他正盯着我缠在他腰间的手,白玉颜隐在浮动光影中,长眉轻蹙,神色微沉,显然不悦。

哦,才想起来,臻观师父是出家人,洁身自好,不近女色。

我讪讪地松开手,转念一想,又搂回去,蹭了蹭他的雪衫,仰脸望着他:「臻观师父,我害怕。」

他垂眸,目光与我相碰,微怔片刻,很快伸出两根纤长白净的手指,轻拂开我的手,「女施主,请自重。」疏离清冷的语调。

「可是我怕啊,臻观师父,那能怎麽办嘛?」他一拂开,我又缠上。

没办法,谁让我有个吝啬皇兄,爲了跟他讨东西,我已经将死缠烂打这招运用得轻车熟路了。

他注视着我,那白玉般的脸浮现复杂神色,眸光微动,似乎在思忖。

「臻观师父?」

他喉结微动,「女施主,你先松手,怕的话,我牵着你。」

咦?那也可以啊,我松开手,想去拉他的手,谁知,他将手腕上那串佛珠摘下,握住一端,另一端递给我

冷心冷面的白玉佛,不识好人心,我默默牵住佛珠。

百鬼随行其後,他们略有忌惮,可没走几步,足踝上的铃铛忽然急促响动,我低头一看,红绳骤然断裂,金铃铛坠落,心中一个咯噔。

望向身後,百鬼也发现了,它们狞笑着蜂拥而上。

Astrill多少钱一年
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0
希望看到您的想法,请您发表评论x